欢迎光临,中国金融期货资讯网!
  • 首页 > 资讯要闻 > 区块链 > 正文

    比特币的竞选捐款正变得越来越主流

    2020-09-18 11:20 来源: 金融期货资讯网

      罗拉?鲁默(Laura Loomer)自称是伊斯兰恐惧症患者,她的支持者为她在国会的竞选活动捐赠了令人震惊的110万美元,其中有些人用一种名为比特币的加密货币,而不是美元支持这位27岁的新人。

      直到最近,比特币等数字资产还是极右翼保守派和顽固的自由主义者青睐的货币。的吸引力?加密货币提供了匿名性和冷落银行和政府的机会,银行和政府对加密货币没有权力,因为它们不承认它们是法定货币。

      使用比特币为竞选活动捐款的选择,主要是由卢默等候选人提供的,他吸引了自由派和极右翼选民。

      “比特币促进了金融自由,”鲁默说。她说自己拥有加密货币。“我们正在告诉旧的权力结构,我们不再需要他们了。我们用经济、智力和言论自由为自己的命运铺路。”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边缘候选人进入这个选举周期的政治舞台,以及主流的、精通技术的候选人希望在加密人群中显得时髦,通过有争议的货币进行的捐款现在被两党候选人都接受了。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Andrew Yang和加州众议员Eric Swalwell在各自退出竞选前都接受了比特币捐款。明尼苏达州共和党全国国会委员会主席、国会区块链核心小组成员汤姆•埃默的竞选团队也接受加密货币捐款。

      “拥抱加密货币向那些认为你的活动是开放的、有前瞻性的,并且紧跟消费者日常生活中的交易方式,”数字商务协会(Chamber of Digital Commerce)的创始人兼主席佩里安·无聊(Perianne Boring)说。“这也表明了对创新的坚定承诺,以及创新对经济、国家安全和美国领导地位的影响。”

      其他人则认为加密货币捐款是一种政治噱头,是一种工具,可以让坏人更容易绕过竞选财务法进行最后的行动。

      “我认为比特币更多的是一种噱头,”布伦南司法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负责选举改革的副主任丹尼尔·韦纳(Daniel Weiner)说。“比特币在这个领域的危险在于,它本质上是为匿名而设计的,当我们谈到竞选捐款时,最重要的是它们会被披露。”

      美国财政部本月对俄罗斯“巨魔工厂”互联网研究机构(IRA)的三名员工进行了制裁,原因是他们支持该机构的加密货币账户。据国防部称,爱尔兰共和军利用加密货币在各政党之间挑拨离间,这是莫斯科破坏民主国家和机构的广泛行动的一部分。

      比特币是什么?

      2009年,一个名叫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不知名人士或一群人发明了比特币。这种货币是严格的数字货币,没有物理形式——没有硬币或纸币。它也不受任何金融机构或政府的监管——这意味着交易是点对点(P2P)进行的,不需要经过第三方,如银行或Paypal等支付处理机构。

      比特币用户不使用真实姓名。相反,他们使用比特币地址,看似随机的数字和字母串,以及假名。比特币交易记录在一个名为区块链的公开数字账本中。

      尽管在区块链中有经过验证的交易记录,但双方可以保持匿名,因为他们只能通过区块链中的比特币地址或笔名来识别。没有银行、支付机构或政府机构有这笔交易的记录。

      这使得比特币捐款不仅受到反对政府干预其生活的自由主义者的欢迎,还受到洗钱者、骗子和外国政治人员的欢迎,这些人试图秘密向竞选金库注入大量非法现金。

      联邦选举委员会(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意识到比特币在竞选中可能存在欺诈行为,而且加密货币捐赠不容易被公众检查,因此在2014年发布了一份咨询意见,对报告加密货币捐赠做出了指示。

      根据该意见,加密货币捐赠必须作为实物捐赠来报告,就像报告捐赠者为竞选活动购买的披萨的价值一样。不过,尽管捐赠的披萨的价值不会改变,但比特币的估值可能会剧烈波动。

      3月份,一个比特币的价值跌至5800美元。截至9月15日,比特币的市场价值为10,785美元。因此,今天的比特币捐赠比例可能低于2800美元的个人捐款上限,但高于竞选报告提交当天的上限。

      FEC解决了这个问题,要求比特币捐献在当天进行估价。鲁默说,她立即将所有比特币捐款转换为现金,从而避免了这种困境。

      “我认为有很多关于比特币的假新闻,”鲁默说。“说这和接受现金有什么不同,这是不真诚的。”

      只有在捐赠者提供他们的姓名、地址、雇主,并确认他们拥有比特币和他们是美国公民之后,才能接受比特币捐赠。与所有捐赠一样,竞选财务主管有责任确保交易的合法性,并确保由同一捐赠者追加的捐款不超过捐款限额。

      “接受加密货币的欺诈风险与接受在线信用卡捐赠的风险几乎没有区别,”Boring说。至于欺诈问题,美国15%的成年人拥有某种形式的加密货币,至少三分之一的美国中小企业接受加密货币作为支付手段,Boring说。

      “仅仅因为捐赠者使用比特币而不是现金,并不意味着他在试图隐瞒什么,”Boring补充道。

      “许多捐赠者更愿意捐赠加密货币,因为他们想支持作为交换和转移媒介的加密货币的增长,”Boring说。“加密货币持有者对这一新兴技术充满热情,他们渴望支持和鼓励接受加密货币的候选人。”

      鲁默说,她几年前就对加密货币产生了兴趣。就在那时,她因为发表仇恨言论而被推特、脸书、Instagram、优步、Lyft、Medium和其他网站和服务拒之门外。另外,由于PayPal、GoFundMe和Venmo等第三方货币处理程序的禁止,鲁默也失去了转账的能力。

      “我很自豪,我是这个国家唯一接受比特币捐款的候选人之一,”卢默说。

      鲁默表示,她没有收到很多比特币捐款,但她没有回复有关她的竞选团队收集到的比特币捐款的数量和金额的请求。

      根据竞选财务规定,只有当捐赠人累计向某位候选人捐款超过200美元时,才需要提供身份证明。卢默的大部分捐赠都属于这一类。尽管有些候选人会不管捐赠的金额有多小,都会列出所有的捐赠者,但鲁默选择了不这样做。

      加密货币捐款在全国范围内的联邦和州竞选中有多广泛很难计算。公共诚信中心(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 2018年公布的一项调查发现,有20名各级公职的候选人曾请求或接受过加密货币捐款。

      公共诚信中心发现,联邦选举记录显示,自2014年以来,有八名候选人筹集了至少55万美元的加密货币捐款。

      适用于联邦公职候选人的加密货币规则并不一定适用于州竞选的候选人。根据公共诚信中心(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的数据,2018年,至少有八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District of Columbia)制定了自己的限制,或在选举手册中添加了有关加密货币捐赠的说明。至少还有7个国家已经完全禁止了加密货币捐款。

      至于佛罗里达州,竞选手册或管理竞选的法规中都没有提到加密货币交易。关于佛罗里达州是否在竞选中监管加密货币的使用,佛罗里达州选举部门没有回应多次的请求。

      活动中的加密货币交易是一种时尚,还是筹款的未来还有待确定。华盛顿特区公民责任与道德组织的通讯主任乔丹•利博维茨表示,最大的障碍是将crytocurrency捐款转换成美元的麻烦——这一过程需要文件和支付处理费或转会费。

      “电视台不会接受比特币的广告购买,”Libowitz说,并补充说他还没有看到主要捐赠者转向比特币。“宣传活动喜欢简单,但这很复杂。”

    分享到:

    热门专题

    Copyright © 2018 中国金融期货资讯网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股票配资